热点点评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知产新闻 > 热点点评 >

从两案来看,如何审查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商标不应成为问题

 

1983年3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八条(1)项规定,商标不得使用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勋章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图形。此后商标法历经三次修正,该条款始终未变,且不断被强化。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一)项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国歌、军旗、军徽、军歌、勋章等相同或者近似的,以及同中央国家机关的名称、标志、所在地特定地点的名称或者标志性建筑物的名称、图形,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客观地讲,自《商标法》1983年实施以来,除了“中华香烟”、“中华牙膏”等历史遗留商标之外,国内外经营者一般不会直接去申请“中国”、“中华”、“China史遗留下来的接去申请申”商标。但是,诸如“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消费者报”、“中国石油”、“中国移动”标志,既是刊物名称、企业简称,实际上还起着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功能,应属于这些经营者实际使用的商标。如果此类包含有国家名称或简称的商标一律不得注册、使用,则明显有失偏颇,也会严重阻碍这些企事业单位特别是大型国企的正常经营活动,故对于上述含有“中国”、“中华”及其他显著性文字的商标,在整体上并未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不宜一概认定为《商标法》第十条(一)项规定的禁用商标。

对此,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2016年12月共同颁布施行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已就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商标的审查问题做了较为详细的规定。其中,对于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商标,列举了三种准予注册使用的例外情形,即:1、描述的是客观存在的事物,不会使公众误认的,如“中华鲟”、“中华龙鸟”;2、商标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但其整体是报纸、期刊、杂志名称,且与申请人名义一致的,如“中国邮政快递报”、“中国排球”、“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消费者报”等;3、商标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但其整体是企事业单位简称(适用此条需具备以下条件:申请人主体资格应当是经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设立的,申请人名称应经名称登记机关依法登记;申请商标与申请人名称的简称一致,简称是经国务院或其授权机关批准)。

与此同时,《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还规定,商标含有我国国家名称,导致国家名称的滥用,可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其他消极、负面影响的,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八)项“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的禁用商标。

此外,2017年3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把我国国家名称作为商标的问题作出更为明确具体的规制。该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是指商标标志整体上与国家名称等相同或者近似。对于含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等,但整体上并不相同或者不相近似的标志,如果该标志作为商标注册可能导致损害国家尊严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情形”。

实际上,对于把我国国家名称作为商标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早在2010年也做出有明确具体的指导判例,即(2010)行提字第4号“中国劲酒”案。

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劲酒”商标再审案中认定:“中国劲酒”商标可清晰识别为“中国”、“劲”、“酒”三部分,虽然其中含有我国国家名称“中国”,但其整体上并未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因此申请商标并未构成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商评委关于申请商标属于《商标法》第10条第1款第(一)项规定的同我国国家名称相近似的标志,据此驳回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不妥。但是,国家名称是国家的象征,如果允许随意将其作为商标的组成要素予以注册并作商业使用,将导致国家名称的滥用,损害国家尊严,也可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其他消极、负面影响。因此,对于上述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的标志,虽然对其注册申请不宜根据《商标法》第10条第1款第(一)项进行审查,但并不意味着属于可以注册使用的商标,而仍应当根据《商标法》其他相关规定予以审查。例如,此类标志若具有不良影响,仍可以按照《商标法》相关规定认定为不得使用和注册的商标。据此,就本案而言,北京一中院和北京高院一、二审判决理由不当,应予纠正,但其撤销第28028号决定的结论正确,应予以维持。本案中,商评委仍需就申请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其他相关规定进行审查,故需判决商评委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具体谈到“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商标驳回复审行政案,与“中国劲酒”案相比,两者明显有诸多雷同之处。

本案中,“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作为香港公司的全称,并非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设立,不属于《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关于禁止使用我国国家名称作为商标的例外情形,按照《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的相关规定,似应按照《商标法》第十条第(一)项的规定予以驳回。

但是,“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是一个整体,“中国”只是其文字内容的一小部分,且在文字内容、含义等方面与我国国家名称差异明显,不应认定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近似,故本案似又不宜适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项的规定。

基于这一事实,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对申请商标是否符合商标法其他条款的规定予以审查的终审判决,无疑是客观的,恰当的,是对《商标法》第十条第(一)项规定的正确适用。相信“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驳回复审案,也会如“中国劲酒案”一样,成为审查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商标的指导案例。

需要说明一点,香港特别行政区所实行的公司法,不同于大陆地区的公司法。根据香港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任何香港公司的企业名称中都可以保护我国国家名称或其他国家名称。有鉴于此,若任由香港公司将其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企业全称在大陆地区申请注册商标,则很有可能会造成对我国国家名称随意滥用,让消费者以为包含我国国家名称的商标都是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认定认可的品牌而产生误信、误认,最终很有可能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或负面影响。从这角度看,商标评审委员会关于驳回“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商标的结论显然也是正确的,只是在驳回理由与法律适用上值得探讨而已。

另据查询发现,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在第14类注册的第12904776号“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商标正处于无效宣告程序中,第14类的17190369号“中国黄金珠宝集团香港国际有限公司”商标处于不予复审程序中,相信不久就会有新的商标评审裁定,大家尽可以拭目以待。




文章关键字:商标撤三商标律师

上一条:“小罐茶”注册为茶叶商标,真的好吗?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