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最高法院再审:何成律师代理金典商标撤销再审案胜诉

 

 何成律师主要代理意见


     1、再审案件经商评委、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三次审查,三次审判,三次相同的结果,足以认定申请人的确对诉争商标没有进行商业性使用。
     商标“撤三”制度首先应该是公平、公正的制度,申请人举证不能的责任,就应由其自行承担,而不应以质疑或否定商标撤三制度来为其举证不能做借口。
     2、最高法行再76号行政判决的“小霸王XIAOBAWANG”商标“撤三”案件,与本案没有任何可比性,“小霸王学习机”在国内的知名度及其商标持有人的发展历史等情况,与诉争商标及再审申请人更没有任何可比性,故“小霸王XIAOBAWANG”商标案不能作为本案的援引判例。
况且,诉争商标除被我方提起过“撤三”申请之外,此前还有案外人提起过“撤三”申请,只是商标局阶段无法质证,导致再审申请人蒙混过关。
即便如此,申请人仍未真正重视诉争商标,仍不能收集保留到客观有效的商标使用证据,由此只能说明诉争商标确实没有真实有效的使用过。否则,申请人在已经得到警示后,不可能不注意保存使用证据。
     3、关于申请人强调的7份检测报告,两审法院已经作出客观准确的认定。
    需要强调的是,检测报告说明中明确表示:委托检测报告的检测结论仅对委托方所送样品负责,本单位对检测报告中其他内容不承担核实责任,由于委托方提供的样品及其信息不真实而导致的一切后果均由委托方负责。也就是说,7份检测报告只对检测的内容负责,对检测时间的真实性并不负责。
另据被申请人调查了解到,相关检测中心可根据委托人的要求任意填写委托检测时间,并不会如实记录真实的委托日期,故申请人提交的7份检测报告在时间上就不具备真实性。
     4、关于“兴发广场”第22届采购节等证据的所谓“四幅照片”,被申请人在一审庭审时就直接指出系申请人伪造,其公证书中的这些照片明显有PS的痕迹(如照片门头背景与文字后面的背景深浅度不一致等),并要求申请人出具原始电子资料。经一审法院组织第二次开庭,申请人却谎称原始资料丢失而无法提供。
申请人以此伪造的证据来证明诉争商标有过商业性使用,真可谓无知者无畏!恳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查清该证据的伪造事实,依法追究申请人的相关法律责任。
      5、再审申请人提交“京东商城”的所谓大量销售证据,均生成于2017年,不是“三年指定期限”内的合法有效证据,而是申请人为了举证而在2017年刻意制造出来的所谓“使用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不能证明诉争商标在“三年指定期限”内进行过商业性使用。
    6、总而言之,商标评审委员、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三级审判是客观、公正的,再审申请人的确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在“三年指定期限”内使用过诉争商标,故恳请最高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依法维持商评委作出的评审决定。

Compress_Scan_20190121_114148.jpg



Compress_Scan_20190121_114148_002.jpg

Compress_Scan_20190121_114148_003.jpg


Compress_Scan_20190121_114148_004.jpg

文章关键字:商标撤三商标律师